春风十里修罗场

没有离开朋友们,只是需要一点点时间


我差不多躲了两个多月,呃,谁让我胆小呢。也是圈里某个小伙伴一直跟我说如果没有离开,就不要悄无声息的沉默。

这篇文章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它开坑的那一天,刚好我订婚
想着没什么送给自己,这么重要的日子就献给自己最爱的CP好了

停了是因为退婚
一开始说好的等大学毕业了再要孩子可是一订婚对方家里就开始催孩子。
我没有正式工作,他也没有,很显然我们养不起。
一方面压力太大,一方面也让我觉得这样的家庭不适合我。
我跟他是平平和和的订婚后分手。
难过的是对方家长会闹到最后我成了无理取闹他却沉默
更难过的大概是来自我这边亲戚那些难听的话。
现在的一切都是当初脑子热追求爱情灌进去的浆糊。。。。

我想好好休息一下,专心做好自己眼前的事。
给我的时间,让我把情绪收拾收拾。

【杜方】驯“夫”记

今天高考唉。

祝愿高考的朋友顺顺利利,考出好成绩~






(十七)


“你跟杜见锋……”方孟敖拖着椅子在他办公桌前坐下。青年伏案看着文件,神情专注。



“我跟他怎么了?”



“你们确定了?”


“嗯。”方孟韦合上文件,抬头看他“大哥,怎么了?”


方孟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觉得心里怪异的很。可是面前的弟弟神色坦然,一点也不像有什么藏着的事。



凌乱的脚步声便在两人交谈中冲了进来,杜见锋跑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找水喝。



方孟敖嫌弃的躲开了些“干什么了你?”



“训练训练。”杜见锋一口喝尽,豪爽的抹了把嘴“好久没练兵了,今天天气挺好,就把手下的人带出来练练。”



方孟韦没动,只是弯腰从抽屉里拿了块干净的帕子,递给他“擦擦。”


杜见锋便接过,边擦边叨叨。



方孟敖的目光在两人间来回扫视了几眼,蓦地打断两人“杜见锋,你还会上前线吧?”



“会啊,随时听从党国的调派。”他说完下意识去看方孟韦。

一口一个党国。真是忠心。



方孟韦却低着头,并没有什么表态,仿佛这件事跟他没关系。



杜见锋放下手里的帕子,蹲下身去看他表情“不过,孟韦,你想不想我去?”



方孟韦翻了页“随便你啊。”



气氛有些冷场。



方孟韦却仿佛不知道一样,还在说着“大丈夫应该胸怀……”



“孟韦。”方孟敖出声。



方孟韦叹气,合上书,看着面前一站一蹲的两人“大哥,杜见锋是军人,他留与不留不是取决我,是取决于党国的需要和不需要。前线需要他,他就应该去;如果不需要,就留下来。”



很好,回答的滴水不漏。

方孟敖头次看不清面前这个弟弟。

杜见锋在讨好方孟韦,方孟韦却装作不知道。



杜见锋什么人啊,这么去讨好一个人,太难得了。




“现在都在传,”杜见锋把方孟韦手里的书拿开,踢掉鞋子爬上床,把热乎乎的人搂进怀里“说老子是方副局长身边的大红人,挤破脑袋儿的寻思着讨好老子呢。”



杜见锋在方家来来去去,没事蹭个床,已经成了常事。



谢木兰一开始还会不习惯家里突然多出来这么个大老爷们,尤其跟她的家风教育相差甚远。后来竟也习惯了,小姑娘闹开就没大没小,还能跟杜见锋怼上两句。可是杜见锋嗓门一高,就又怕的去找方孟韦。



方孟韦听着他说,闭着眼想转个身,可是杜见锋两只手臂就跟钳子似的箍着他。



“你松开我。”他推着身旁的人。



“哦。”被抗拒的人顿时有些不开心,还是听话的松开。



“孟韦啊……”

这个人是安静不了几分钟的“我们就上次在你书房亲了一次,这么多天了……”



“睡觉!”方孟韦冷声。



“哦。”




方孟韦转了个身背对着他,单手枕着头望着被灯光照的昏暗的墙璧。两人隔得近,杜见锋被子下的小动作怎么瞒的过方孟韦。



那双手抬起落下抬起落下,手的主人犹豫着要不要抱他。



方孟韦装作不知道,闭着眼让自己入睡。



枕侧的人悄无声息的叹了口气,方孟韦只觉得耳侧划过一阵温热的风,那口叹气就像钻进了他的心里似的,重重的压着。



大大咧咧的杜见锋也会有小心翼翼的时候啊。



方孟韦维持着侧身的姿势直到有些发麻,他慢慢的撑坐起身,杜见锋在旁边睡得熟。



整个方家都是安静的。



他抬手摸过杜见锋有些扎手的发顶,就着夜色看男人的脸。



怎么就遇见了你?

在这么不好的时间里。




“方副局长,您这几天的信挺多的啊。给,这是您的。”



方孟韦冷着脸接过几封信“嗯,有些事。”




方孟韦的办公室大门锁了一个上午,几个送文件的秘书都没能进去。即便种午杜见锋敲门,也没有丝毫要开的意思。



清冷的声音隔着门板更冷“文件放在门外,我在处理事情。”



杜见锋踹门,办公桌边的人便生气了,头也不抬的就骂,吐字清楚。



许是没见到回应,方孟韦抬头,看清门口的人便有些发愣“杜见锋?”



“你憋在里面干什么呢?”



方孟韦收着桌上的信件,动作有些急,有几张信纸飘到了桌子底下,杜见锋要帮他拿,被他厉声拒绝。



“你怎么了?”杜见锋也不恼,就要上前。



徐铁英的秘书恰时走进来,礼貌至极“杜旅长,曾督察来了,想请你过去一下。”



方孟韦的脸便更冷了,眼神甚至露了些锋利“滚出去。”



方副局长今天脾气很不好。

在办公室发了一通火。

砸了不少东西。




杜见锋在打扫得敞亮的办公室里接过徐铁英递的烟“谢谢局长。”



“让他闹,方家撑不了他多久了。”



曾可达坐在沙发另一头“麻烦杜旅长,报告一下在方家这么多天来的发现吧。可否发现方家有谁有共党嫌疑?”



徐铁英要给杜见锋点烟,被他拒绝。听着曾可达的回应却不做声,犹豫许久,才说了句不确定。



“杜旅长,”曾可达笑吟吟的看着他“是在真心给党国办事吧?”



门外有人在大声叫着方副局长,响起的却是车子轮胎重重划过地面的声音。



要是能就这么干干净净的离开,孟韦,你就别回头了。



杜见锋从徐铁英的办公室出来,走廊上正有人在清扫着方孟韦的办公室,进进出出。

他站在门口看,暗叹方少爷的脾气




毛利民急匆匆的跑进来“旅长,谢襄理来了。”



他怔了会,谢培东跟他从来不会这么匆忙的联系,都会事先给点消息,再约定见面时间和地点。

这么急,出事了吗?



“应该是问我方副局长去哪儿了,”他自言自语了一句,蓦地冲办公室里打扫的人问“你们知道方副局长去哪里了吗?他家人来了,问了我也好交代。”



办公室里的几人面面相觑,摇头。



“那行吧,你们继续忙吧。”




谢培东正在他车边等着,弓着身子一副儒弱的模样。可是他就是用这副模样在北平最重要的地方扎了根,给解放区提供了许多有用的消息。



英雄不一定要昂头挺胸。



“谢襄理,您是来找方副局长的吧。可惜了,他刚出去,不在局里。”杜见锋边走边取烟,直至在他面前停下“您是有什么急事要和方副局长说吗?我带你去转转找找,兴许能在哪条街上碰见。”


他嗓门大,引得警局门口不少人侧目。



谢培东点头“麻烦杜旅长了,是有急事,我们行长想让孟韦马上回去一趟。既然如此,那咱们去碰碰运气吧。”



徐铁英站在办公室窗边,看着驶出去的车子,嗤笑“这杜见锋倒是会讨好人,瞧把方家哄的,东西南北全听他的了。”



曾可达坐在沙发上支着下巴“杜见锋是个通透的人,希望他能清楚自己的身份。”





杜见锋放慢车速,打开车窗四处张望,倒真像在找人一样“谢老,您可以说了。”



“组织命令你,马上撤离。今晚的火车,去解放区,那边有人会接你。”



杜见锋咂了咂嘴,满不在乎“撤离北平这件事,之前就说过了,我不会答应的。”



“杜见锋,这是命令!”




许是谢培东神情语气实在过于严肃,杜见锋正了脸色“能告诉我,组织为什么突然下达这种命令吗?”



“有人调查了你,你的身份暴露了。”



杜见锋下意识握紧方向盘“徐铁英?”



谢培东咬紧牙关。



“还是曾可达?”



谢培东深深吐了口气,闭上眼“方孟韦。”


宽阔的道路上,一辆军用吉普突然打了个弯,冲上人行道,险些撞到行人。



杜见锋头磕在了车窗上,晕眩的厉害,耳边也嗡嗡作响。



谁?

他是不是听错了。



他一只手撑在方向盘上,勉强支撑起自己往下滑的身体,笑着又问谢培东“您说谁?”



他肯定是听错了。





神奇的微博

大多数的时候……
嗯……
就是大多数……

不发微博都不发……
一发微博不是前后就是同天。
(抬头望天)心好累。
每天莫名其妙的觉得吃了狗粮

【杜方】驯“夫”记

让我想想前面的剧情:小方跟老杜的“友谊”建立起来→杜见锋悄摸摸替方家对头“做事”→小方要反击啦。

北平警局的
这个小警察真的好俊俏(捂脸)




(十六)


杜见锋拿着信往办公大楼里走,姿态放纵,丝毫没有因为身处在这严肃的环境而有所收敛。大楼里的人在他初来时还是免不了谈论几句,一段时间过去后也就勉强习惯了,毕竟是曾可达和徐铁英提上来的人,恭恭敬敬的打着招呼。



杜见锋要么嬉皮笑脸的回应,要么不咸不淡的点头,态度让人捉摸不定。



方孟韦的办公室微阖,他缓慢推开,青年正趴在办公桌上睡着。

昨晚被命令去领即将发给北平百姓和学生的粮食,早上又临时开会,他忙的根本没时间睡觉。



杜见锋拉开他桌前的椅子,坐下,把玩着桌上的物件。



有轻细的敲门声,他侧身,徐铁英的秘书站在门外,笑的谦和“杜旅长,麻烦您出来一下,徐局长有急事跟您说。”


他把手里的信塞进方孟韦桌上的书里,走了出去。




徐铁英正在泡茶,悠闲的态度一点也看不出哪里急了。的杜见锋站在离他几步之外“徐局长。”


“见锋来了啊,快坐快坐。”


杜见锋看了眼墙上的种,垂眼“坐就算了,等方副局长醒了,我还要跟他去街上,防范有人闹事。”


徐铁英大笑“方孟韦这小子,可总算肯让你跟着了,这几日他的脸色很难看吧,难为你了。”



杜见锋抿嘴,勉强的笑了笑“无妨。”


“嗯,就是想说,你得加快速度,尽量早点摸出方家的底,我在等,曾督察在等,上面的人也在等。见锋啊,你这肩上的担子,可不是一般的重啊。”



杜见锋双腿一碰,敬了个礼“为党国效忠!”






方孟韦知道杜见锋来过,他听见了开门声,也听见了孙秘书的话。

徐铁英找杜见锋……


方孟韦沉默的用手按着太阳穴,他真的很累了。


门外皮靴声渐近,一道人影闪了进来,杜见锋乐呵呵的在桌边站定“你信看见了吗?我塞你书里了。”



“信?”方孟韦一惊,坐直身体。



“对啊,老子看是你的名字,就给你拿了。”杜见锋说着拿过他桌上的书,抖了几下,信封轻飘飘的落了出来,落在擦的光滑的桌面上。



“喏,还在。”杜见锋推到他面前。



方孟韦下意识攥拳“你拆过了?”



“没啊。”



他蓦地松了口气,一把拿过塞进桌子抽屉里,拿过桌边的帽子扣在头上“去街上巡逻吧。”



“咦,你不看看啊。”



方孟韦压低帽檐“回来看,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明明是分在单副局长手下的,却整天跟着方孟韦身后跑上跑下,大家可都看见的,方孟韦整张脸都是不耐烦,再加上之前听说本是分在方孟韦手下的,人家给拒绝了,这会还倒贴着,闲言闲语便在警局里散开了。



明里暗里捂着嘴细碎叨唠,也不知怎么那天就让方孟韦听了个正着。年轻的副局长站在一堆面色各异的同事面前,腰杆挺得笔直“就算是我之前拒绝的人,我现在又想要了,不行吗?”





行啊。

谁敢说不行?

徐铁英求之不得。

当即把人调给了方孟韦。

折腾来折腾去,最后还是落在了方孟韦手下。




杜见锋那会倚着门笑“方副局长,小弟以后跟你混了啊。”



他照着杜见锋的头一杯水浇了过去“滚!”



那人只笑,眉眼都是柔软。

他想起当时在阳城,在那个昏暗阴湿的监狱里,醒来初见这人,流里流气,明明第一眼那么讨厌。



方孟韦头抵着窗,看着空荡的街道发呆。






面前递了个白花花的馒头,他望过去,杜见锋挑眉“看什么,老子又没下毒。”



方孟韦收回目光,哑着声音“不饿。”



“放屁!”杜见锋扣着他后颈拉进怀里,毫不客气的往他嘴里塞“从昨晚到现在什么也没吃,还不饿,蒙谁呢?我特地给你留的一个,快吃。”



他挣扎着想推开,杜见锋反而搂的更紧。



开车的人往后看他俩,被杜见锋一句话骂了过去,连忙调回头。毛利民用嘴型冲他说:别回头。



食物的芬香到底是勾动了方孟韦的胃,馒头是冷的,好在不硬,他张嘴咬了口,连夜的忙碌似乎也跟着这一口食物的下肚有了些知觉。



“跟我还口是心非。”杜见锋低声,声音只够两人听见,也不管方孟韦瞪他,满意的撸了把方孟韦的后颈,依旧把人箍在怀里,扬声跟毛利民说事。



靠着杜见锋总比靠着冷硬的车门好,方孟韦认真的啃着手里的半个馒头,感受着空荡的胃被食物渐渐撑满的感觉。

他很饿。



学潮,发粮,梁经纶,杜见锋,方家。每一件事都揪的他喘不过气。

又累又饿。



杜见锋开了车窗抽烟,方孟韦闻着那股跟徐铁英抽的烟同一个种味道后,就有些愤恼,吃完最后一点馒头,从杜见锋手里夺过烟丢出窗外。


杜见锋懵“怎么了?”



“难闻死了。”



杜见锋不干了“那是徐局长亲自给我送的烟,你扔它干什么,嫌难闻以后我不在你面前抽就好了。”



他正说的,一只手摸进自己口袋,刚拆的烟盒被方孟韦拿了出来,整盒扔了出去。



“……”



靠在自己身上的人很舒服的样子,竟没再挣脱。

他磨牙,往后靠去,双手枕在脑后。

罢了,一包烟而已。





“你最近跟杜见锋――”方孟敖皱眉,又凑近闻了闻,一掌拍在方孟韦肩上咬牙切齿“杜见锋是不是又在教你吸烟了?”



方孟韦揉着肩“没有,只是从他身上沾过来的。”


两兄弟并肩进了方家大门。



“你们最近走的太近了。”方孟敖毫不避讳单刀直入“你说的处理好了就是这样?”



方孟韦低头看脚下的路“我自己的事,哥你就别管了。”



谢培东站在洋楼门口,看着远处慢慢走来的两兄弟。方孟敖和他对视,又立刻移开目光,继续跟自己弟弟说话“杜见锋现在在给徐铁英做事,你别跟他走太近。”



方孟韦停下脚步,冲着谢培东叫了声姑爹,干脆的很。



走了几步又回头看方孟敖“大哥别担心,我心里有数。”





方孟敖担心方孟韦,毛利民又何尝不担心他这个粗神经的旅长。



整日死皮赖脸的把人家方副局长搂来搂去,今儿还让人给看见了,他都替杜见锋臊得慌。

也不知道方副局长是怎么受得了的。



“旅长。”



杜见锋正坐在自己宿舍门口洗衣服,边搓边应“有事?”



“我们来谈谈方副局长。”



杜见锋依旧忙着搓自己的衣服“说。”



毛利民从他手里夺过衣服,麻利的搓洗着“也不知道说您什么好,方副局长对您有意思您还不清楚啊,人当初大半夜淋着雨过来跟你袒露心思,多好一人啊,你倒好,直接把人给推回去了。现在茹绣姐也走了,您跟方副局长共事,整日这样,方副局长得误会了。您对他既然无意,以后就别去打扰方副局长了。”



杜见锋满手肥皂泡,敲在他头上,夺过自己的衣服“不谈,滚。”



毛利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杜见锋又道“看什么看,滚滚滚。”



“不是,旅长你脸咋红了?”



杜见锋拎起盆子里的衣服往毛利民身上甩,晴日下雨,毛利民欲哭无泪。








方孟敖进房间的时候,盘腿坐在床上的人一把将手里的书合了。



“看什么呢?”



方孟韦摇头,把书往枕头下塞。方孟韦眼疾手快,一把夺了过来。青年啊了声,书在自己大哥手里抖动了几下,飘飘悠悠落下一张纸。



“什么东西?”



方孟韦连忙弯腰去捡,方孟敖立刻抓住他的手,自己捡了起来,后退几步,抖平纸准备看。床上的人便扑了过来,青年虽瘦,但身高可不一般。方孟敖一只手接不住他,不得不两只手。他便抓了空子,抢回纸揉成团握在手里,一双圆眼余惊未了的瞪着他:“哥,你别乱动我东西。”



方孟敖无奈,却突然偏头,冲着门口叫了声杜见锋。方孟韦顺着他目光转头,门口的军装男人站的笔直,跟长枪杆似的,左手提了个纸袋。



他从兄长身上跳下来:“杜见锋,你怎么来了?”



程小云在外面轻声:“杜旅长,怎么了?是孟韦睡了嘛?”



“没有。”杜见锋往屋里挪了几步:“醒着呢,谢谢您。”




程小云这才探头,看着屋里几人:“那你们聊,我下去了。”



方孟韦身上只穿了件衬衣,方才一闹,领口歪斜,衣角凌乱,一双眼亮的吓人“你来干什么?”



“怕你又不吃东西,给你带了点馒头,我自己和面做的。”下午瞧着方孟韦吃的挺香,他又做了些,还特地让毛利民找了个干净的纸袋子呢。



方孟敖识趣的往外走,颇有深意的看了眼杜见锋。杜见锋冲他笑,一脸无辜。



“无事献殷勤。”方孟敖吐了句。


杜见锋回复:“就是没事,来献献殷勤。”






大门嘭的关上,隔绝外面一切。

方孟韦转身,看着房中央的人:“你以后不用送吃的,在家我一定会吃饭。”



杜见锋把袋子顺手放在他桌子上,看着他手里的纸团,答非所问:“你跟你哥抢什么呢?什么稀罕玩意?让老子也见识见识。”



“没什么。”他往后藏,想扔又发现无处可扔,便抬手往口袋里塞。



杜见锋几步上前,抱住他的腰,单手去抢:“哪个小姑娘给你的情书啊?”



“不是。”



这人力气大,使了劲的要掰开,你掰我攥,最终还是方孟韦失了力,纸团便滚到了地上。杜见锋弯腰,笑着去拿,被人揪着领子跟提直身子,他刚张嘴缓气准备问,一股凉气就送进了自己嘴里。


人冷,连吻都是冷的。



杜见锋感受着那股凉气滑过口腔每一个角落,然后钳住方孟韦后颈和后脑勺,像是怕他逃了似的,重重的啃了上去。





方孟韦用脚尖把纸团踢到桌子下面,接着他自己也被抵到桌边,桌沿咯的他后腰疼。



莽夫。



方孟韦被咬的疼了,呼吸困难,抬手想要打他,却慌乱间打翻了桌上的台灯,玻璃罩碎了一地。



响声惊动楼下的人,方孟敖皱眉“弄些什么啊?”



谢木兰忧心忡忡“不会是打架了吧?”



方孟敖一个眼神甩过去“就你小哥这脾气,杜见锋敢吗?”





屋内的气氛也裂了,杜见锋不得不松开方孟韦,还贪念的蹭咬了几下,眼看着面前这双眼里要冒火了,他才真正松开。


青年从耳根红到了脖子,倔着脸唬他“看什么啊?”



“你好看啊。”



方孟韦气,侧身抽过桌上的书狠狠拍在他头上“还不去让人上来打扫一下!”



杜见锋捂着头往外走,脚步有些乱。




确定人走远了,方孟韦揉了把脸,弯腰去桌子底下摸纸团,没摸着,他干脆直接趴在地上去摸,小小的纸团蹲在桌角下,他拿过直接塞进兜里。



杜见锋领着陈妈走了进来。



“打扫一下吧,不小心撞翻了。”方孟韦穿着外套,冷冷的看了眼跟在陈妈身后笑的见牙不见眼的杜见锋,恨得牙痒,恼怒的开口:“你改明给我赔灯!”



“赔赔赔,”杜见锋跟着他出了房间,走廊上凑近,去牵方孟韦垂在身侧的手,出其不意的一口啄在他脸上:“人都赔给你。”




方孟韦突然停步,杜见锋险些撞上去,面前的人正对着他们,挡住了走廊那头的灯光。



方孟韦低低的叫了声“姑爹。”



杜见锋抿嘴:“谢襄理。”



谢培东笑的生疏,仿佛没看见刚才的事:“杜旅长,方行长请你过去跟他谈谈。”


杜见锋松开方孟韦的手,干脆果断:“好。”



谢培东带他往书房走,方孟韦一开始没动,见两人要拐角了,他连忙跟上去。谢培东转身看他,慈祥又疏离“孟韦,你下去帮你小妈做宵夜。”



方孟韦没做声,看了眼他旁边的杜见锋,杜见锋冲他甩手“去去去,小孩子别过来偷听。”



方孟韦白了他一眼,拐转方向下了楼,拖鞋在楼梯上打出啪啪的响声。



谢培东跟杜见锋对视一眼,继续往前走。






方步亭坐在书房的沙发上看书,眼镜斜斜的搭在他鼻梁上,反射着灯光。



谢培东领着他往里走了几步“行长,杜旅长来了。”



老人放下书,抬头看他们,一抹冷光划过镜面“杜旅长,请坐。”



杜见锋不推脱,大大方方坐下“谢谢。”



不亢不卑。

方步亭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坐在那,坦然接受着自己的审视,年纪轻轻能坐上旅长的位置,能力不可小觑。



他咳了几嗓子“冒昧把杜旅长你叫过来,打扰了。”



杜见锋绷着脸,偏头看了眼谢培东,又转向方步亭“方行长不如有话直说。”



谢培东上前几步“内兄,既然双方都有意,何必还跟杜旅长摆这些场面话。”



方步亭叹气“见锋啊……”



他这声不近不远的称呼一出来,杜见锋便蓦地松了口气,忙应了声。站起身绕道方步亭面前,恭恭敬敬给他倒了杯茶。



方步亭趁着杜见锋弯腰倒茶期间,与谢培东对视一秒,满意的点头。




“大爸会跟杜旅长说什么啊?”谢木兰咬着筷子“小哥,大爸是不是不喜欢杜旅长啊?”



方孟韦挑着菜,一根一根吃的极慢“不知道。”



“你怎么不担心啊?要是大爸不喜欢杜旅长,那你跟他岂不是……”


谢木兰撇嘴,想想还是没说下去。



方孟韦倒是抬头看她了“不能在一起就不能在一起吧。”



“不能在一起的话,小哥你不又得伤心了。”谢木兰脑子没弯,直言直语“而且杜旅长也那么喜欢你,要是不能在一起,多可惜啊。”



方孟韦筷子顿住,杜见锋带的馒头被程小云热了,冒着腾腾白气,他抓了个,咬了一口,跟那天车上的冷馒头一个味道。



杜见锋那么喜欢他。



小姑娘还在说,方孟敖也前所未有的安静,专注的喝着粥,竟没打断她。




他有些难过的咽下去。


【东凯】家常小菜

rps 慎入。
短。
特别短。
无比短。

借着屁大点的伤,装死不想更文。
不用挖我出来,给我添点土埋了吧。


――――――――――――――――


又是西红柿炒番茄!!!
小赵医生去曲筱绡家又做西红柿炒番茄!!
网上果然是炸了。

王凯翻着界面,哭笑不得。
西红柿炒番茄。
西红柿炒鸡蛋。
番茄炒鸡蛋。

小姑娘们永远能抓住不是重点的重点。

“现在好了,这道菜都成你的招牌菜了。”经纪人气闷“别人恨不得上满汉全席,您就这么炒着吧,最好是能打上你的名号。也不知道西红柿给了你多少代言费。”

他有些恍惚,那人离开有一段时间了。拍戏,采访,通告,那人素来忙的很。

或者说两人都忙得很。
他有点想他家的老干部了。

昨晚躺在家里看着和那人的采访,以前的一些采访,两个人一起的。翻来覆去的看,那人在镜头里笑的克制,左顾右盼又总能和自己对上的眼神。说起话来低沉的嗓音也盖不住他的那些小调侃的尾音。
抿个嘴唇啊,挑个眉啊,甩个眼角啊,恰到好处。

但是,其实老干部一点也不老干部。
私底下能玩的飞起来。

说起来,他们已经很久没同台了。
已经很久没在媒体前提起对方了。
明家兄弟三缺一成了常事。

想着空荡荡的家里,王凯疲惫的拎着包下了车“明天见。”

“明天见。”经纪人调转车头离开。



茶几上盛了半杯水的杯子,一本翻开了的杂志,一把只剩壳了的瓜子。沙发上外套的胡乱的丢在上面。

王凯撑着鞋柜,大脑迟钝的运转不过来,直到穿着家居服的男人从书房里拐出来,王凯才反应过来,这人回来了。

“东哥,你回来了啊。”

靳东抬眼看着门口的青年,又瘦又黑。把人拉进怀里,抱着掂了掂“轻了。”

王凯趴在他怀里嗯哼。

“黑了。”

一巴掌呼了过来。


靳东笑着躲开,搂着人往客厅走“累了吧,我今天一下飞机就赶了回来,也没给你买吃的。怎么?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我给你做。”

“番茄炒蛋吧。”他说完,突然笑了一下。

靳东揉着他后颈,把人送进沙发里,贴心的捏了捏王凯的肩“笑什么?”



没笑什么。
西红柿没给我代言费。
给了我个爱人。

起码以后,这道菜可以让我们两个人的名字摆在一起。

别人会怎么说?
这道菜啊,王凯啊。
和靳东一起做过的。

哦哦,靳东。王凯。

家常小菜,家里才常做的嘛。

重六能回来!!

军烨能同台!!!

有什么等不了的呢。

上天从来不会辜负愿意等待的人~

@世另我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脸艾特您(捂脸)
做的这么丑

但是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喜欢这篇文了。
喜欢到每个情节都想让它活一下
就用美图拼了几下

等我回去用电脑好好弄
(可是电脑也救不了我手残……QAQ )

太太和冷门衍生文被举报问题

因为发现有冷门衍生或者热度低的文或者太太被举报没有车也被举报的那种。


所以可能有人在恶意举报(之前就有太太的文被一次性屏蔽了30篇)。


 


因为大都挑的冷门衍生或者热度低的,比较少人发现,太太们也求助无门。


 


再加上很多太太退圈了,文一旦被举报就找不回来了。


 


 


微博是个人多的地方,


大家在超级话题里推文的时候尽量不要直接贴链接


 


 


一起保护每一位真正爱楼诚的太太和她的文


 


如果姑娘们想看文,不妨直接戳一下发此条推荐文的人询问文名。

《微博“楼诚超级话题”发帖格式》


送给需要的小伙伴们,有时间去微博摸个鱼顺带盖一下楼😘😘😘😘

因为格式不对会被当成水帖,水帖就是无效的,不算入总数。




[cp]#楼诚##楼诚#  重要的几个小点摸一下,有缺的大家一起补充。姑娘们[爱你]一起加油,楼诚再战五百年(不够):



①(敲黑板的重点)发帖格式:超级话题+空格+普通话题+空格+15字及以上。可带美图、视频、赞美的文艺(空格、两个话题、必须满15字中表情也算,but有看见说不必满十五字的,搓手。到底要不撒,管它要不要,我们力求做到最好。)

〔楼总:看清楚了吗并摘下眼镜[并不简单]……〕

如果说我表达不清,链接在下面翻看一下喔:

超级话题格式 





②超级重要:首周发帖必须达到1000有效贴,否则会从超级话题降为普通话题。⚡降为普通话题就【 再也无法申请 】超级话题了🤗


 


 


③必须要在  【  超级话题里发帖 】才算数,多发原创微博。并且全部要【同步到自己的微博 】!【 0赞0评论0转发的帖子 】的会被视为水帖,所以姑娘们一起顺手点赞转发评论哟[爱你]

OS :实在不知道评论什么的我们可以评论:啊楼总头又大了怂楼今天打脸了吗阁主今天湿身了吗阿诚赚小黄鱼了吗明家仆人flag立了吗之类的……(开玩笑的)



④点签非常重要!!!!




⑤我们爱他们[心][心][心][/cp]

 

 

⑥因为发现有冷门衍生或者热度低的文或者太太被举报,没有车也被举报的那种,所以可能有人在恶意举报(之前就有太太的文被一次性屏蔽了30篇)。再加上很多太太退圈了,文一旦被举报就找不回来了。大家在超级话题里推文的时候尽量不要直接贴链接。保护每一位真正爱楼诚的太太和她的文。

 

 

 

他们

并肩走了一段路

比人们知道的

更为长久。

@阿抽chow

暗搓搓的表个白

他们在爱情上势均力敌,且深情彼此。